用户6695524103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38

林和昨天哭的太厉害,早晨眼睛都肿成单眼皮了,对着镜子刷牙,牙刷不动头疯狂移动。方奕跟看傻子一样看他:“你这样干啥?”

林和回答:“我电动牙刷没电了,我也没带充电器,这样刷牙给我找回全自动刷牙不需摇摆手腕的感觉。”

齐琦点评:“你快去医院看看吧,你指定是有点毛病。”

 

林和疯狂摆头时忽然看见他肖爸爸飘过来,这人今天有点亢奋:“林和,早安,我昨天嘿嘿嘿~”他一开口就想笑,“嘿”了半天之后终于表达清楚“我昨天告白成功顺利脱单了~”

说完他就一脸“不愧是我”的站在那里等着林和恭喜他们,没想到和崽一嘴牙膏的的凑过来一把薅住他的手腕,又紧张又惊恐的低声说:“这事我Bo爸爸知道吗?!!!”

 

小赞愣了一下,被他给带晕了犹豫不决的回答:“他,应该知道的啊。”

林和一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王爸爸要发飙众人退散的绝望:“肖爸爸!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快说!你跟谁在一起了?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山炮!”

这时有人从旁边把他的手在小赞手腕上扒拉下来,他一抬头看到了头发还湿着的Bo神站在他身边说:“是我。”

Bo神补充:“我就是那个山炮。”

林和:……

Bo神:“不然呢?你以为是谁?”

林和:……

 

不,Bo爸,你不是山炮,我是,我才是!!!!!

 

林和每天早晨都要跟东方西方所有的神仙上帝菩萨天使祈祷,请求他们保佑两个爸爸能和谐美满早日说开心事互诉衷肠走向婚姻殿堂,可是愿望真的实现时,小林和却比谁都懵逼,这……咋回事啊?肖爸爸!BO神被亲的时候你不是气的不想理他吗?王爸爸!肖爸爸又是婚礼又是戒指的你就这么算了?还有赞爹你前一刻不还是个疯狂给神仙姐姐应援的钢铁直男吗?BO爹你犹犹豫豫悲伤寂寞独坐天台把栏杆拍遍的那个我爱你但是我死都不开口的亚子呢?!!

 

Bo神:“你好像不是很高兴?”

 

林和:“不,山炮高兴都是这个表情。”

 

这孩子的优点就是智商不高但是想的很开,高兴就得了才不去管原因。他当然不知道web在前生今世的梦里明白了隐忍和沉默的爱在错过之后无法挽回补救,也不知道肖老师在老王告诉他“我们不一样”时就已经明白了对方和自己其实有一样的心意并且比他想象的更勇敢坚定。人心是难捉摸但每次对视的眼神、握住的手、深夜惊醒后宽慰的拥抱,开口或不开口都已经心意相通了。

方奕没说话,在场的另一位幸运观众齐琦却纳闷的开口:“你俩不是比赛第一天就好上了吗?”

小赞瞪圆眼:“谁说的?!”

齐琦无语:“这还用说?”他兴致缺缺的往外走,边走边嘟囔:“地球人都知道。”

 

 

《星辉》30强今天要进行第二支宣传片的拍摄,这次是跟央视爸爸合作国风月的媒体宣传,立意弘扬华国传统文化之美。孩子们要先做好妆发造型,再被一车拉到摄影基地拍摄。这次造型师不是《星辉》的团队,而是央视爸爸直接委派过来的。

在寒风中冻得打哆嗦一大早等在这里的粉丝站姐其实也不知道他们今天要出去,本来就是来拍拍上班下班的新鲜崽崽,没想到意外拍到了一套神图。

门口路过了一个卖烤红薯的大爷俘获了大家的芳心,导致练习生往外走的时候这群人几乎人手一个烤红薯。大家捧着烤红薯和推门出来的齐琦面面相觑,顶着樱花粉头的自家爱豆,突然变成了身穿浅青色衲衣的年轻僧人,衣着素朴但眉目如画,造型师给他眉间还点了一颗朱砂,瞬间出尘的僧人就坠入冗杂人世了。

曦姐受到了盛世美颜的正面冲击,这跟隔着镜头看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以至于平时天天狼嚎“穿秋裤”的妈妈粉全都自动收声了。直到齐琦给他们挥手要上车时才有一个妹子鼓足勇气问:“琦琦,你头发全剃了?”

齐琦用万分遗憾的语气回答:“没有,假的,PD不让我剃。”

 

齐琦出来好一会大家才开始三三两两往外走,有小光头打先锋,接下来走出来的白衣公子、甲胄加身的年轻武将、劲装剑客就没那么夸张了。可是花蝴蝶一出来还是挺惊艳的,唯独他本人不是特别高兴,因为大家自此开始都叫他“厂花”。

 

跟上次宽袍大袖仙气飘飘的古装造型不同,Bo神这次玉冠束发身穿玄色束袖劲装,他这身一看就不便宜,阳光一打能看到若隐若现的金线祥云。本来这人气场就很贵气,迎风走来那气场曦姐饭拍视频给他配的bgm是《江山》,天下和众生都为他所有。但是也没维持多久,后面追过来白衣飘飘的小赞一脚踩在自己的长袍上,猛地朝前倾倒,BO神转身想接住他,一下被扑了个正着。俩人面对面倒了下去。

曦姐:卧————槽!!!!!

千言万语难以形容她心中的震撼,唯有一首“卧槽”送给大家。后来宣传片播出后,很多人把原声多个角度的饭拍传上微博,每一个视频里都有她那句荡气回肠的感叹。

“这站姐是谁啊,怎么把俩字唱出《忐忑》的调调了?”曦姐一战成名。

 

俩人一倒下去前边走着的林和他们赶紧围上去把人拉起来,一群人瞬间把盛况挡的严严实实。这边栏杆外的围观群众也快急死了“亲上了吗?”“亲上了吗?!!”

大家跟拉群架一样把两个人分开,Bo神站起来耳朵都红了:“你……”

小赞赶紧解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大家都起哄笑了起来,Bo神在笑声中走近看他:“没事吧?”

 

他俩都上了车了,闭目养神的小赞不知道回想起了什么突然说了一句:“Bo神,我感觉你有胸肌。”

Bo神:……

手感极好。


【博君一肖】绿茶攻略05

白富美绿茶故意逃婚到直男未婚夫的公司 

看身家千万的小绿茶如何装穷卖惨,获得英年早婚的机会

直男小王总×🍵赞赞子


——————————————————


   肖战眨巴了一下眼睛,在王一博有动作之前起身,双手捧住自己的小脸,脸蛋子肉将嘴唇都挤得嘟起,垂着眸子偷瞄对方,


  “我开玩笑的,老板你不要当真!我就是昨天在电影里看到这句台词,刚刚脑子不好使就说出口了。”


  他现在还摸不清王一博对他的感觉,不敢轻举妄动,就算是对方现在对他有意思,也只是最初的好奇和新鲜感,或许王一博还没意识到心底微弱的火苗,肖战现在要做的,就是让王一博看清自己的内心。


  一旦王一博意识到自己对肖战抱有不一般的感情,就会时时刻刻下意识关注他,等王一博对他的感情到达一定程度,他才有自信拿下这个小直男。


  肖战将白水递给王一博,“家里没什么食材,要不然就留老板晚上在家里吃饭了。”


  王一博还沉浸在刚刚的气氛中,如果不是肖战突然起身,他真的有可能忍不住,按住对方的后脑勺直接亲上去,听到肖战让他不要当真时,更是有种怅然若失的失落感,听出主人家送客的意思,王一博慢吞吞起身,


  “没事,那我先走了。”


  明显是不想走的,他还想和肖战再待一会。


  王一博被送到门口时兴致还不高,刚准备和肖战道别,就见对方拿着个迷你小药箱递到他面前,“记得注意伤口,不可以含糊,留疤就糟了。”


  “我不会弄,”他没接药箱,而且说得理直气壮,私心如何可想而知。


  肖战:“可老板你下周不是要出差吗?这样我也没有办法每天给你上药呀。”


  王一博脸不红心不跳撒谎,“忘了告诉你,露西有工作要请假,下周出差你跟我去。”


  肖战沉吟了一声,“那好吧,这样也可以随时给老板上药了。”


    另一边周末还在加班的可怜露西狠狠打了个喷嚏,“下周还要出差,我可不能感冒。”

  

  送走王一博后,肖战觉得走路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嘴里哼着甜腻的恋爱情歌,小屁股都在随着节奏扭动,明明还有好多时间准备,却迫不及待收拾起了行李。


  他刚刚看出王一博离开时的不情愿,他也想和王一博多待一会,但为了对方以后能常来,还是忍痛割爱下了逐客令,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下周小王总要去隔壁市出差三天,一想到能和王一博在陌生的城市独处,肖战激动地抱着粉红小猪亲了好几口,就算有再多心计和谋权,也只不过是个为了爱情变得傻乎乎的普通人罢了。


  


  肖战周末回家去看家人了,他妈妈看到许久未见的儿子,抱住就开始狂亲,边亲边念叨着好想他,肖乐乐打听他和王一博的状况,他糊弄过去没说。


  肖乐乐刨根问底追着他问,肖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别问了,我怕你羡慕到昏厥过去,毕竟你还没有男朋友。”


  周一因为公司还有些要处理的事情,他们俩会在下班后出发去机场,只是肖战早上刚到公司,就在他的办公桌前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安琳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他的椅子上,见他来了也没起身,反而挑衅的冲他笑,


  “肖少爷落魄到这种程度,都来给人家当秘书打杂了,如果这里待遇不好,可以到我家的公司,我看在熟人的份上给你谋一个好职位。”


  肖战没搭理安琳,转过头问露西,“露西姐,咱们公司又招人了吗?”


  露西摇摇头,“没有啊。”


  “既然这样,我就还是总裁秘书喽。”肖战微笑着将一堆资料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声音温和而有礼,


  “安小姐能让一下吗,我要开始工作了。其实我很希望和安小姐聊聊天的,但是老板给我布置的工作要尽快完成,万一老板怪罪了下来,我不想连累安小姐,本来老板现在对你的印象就很差了。”


  安琳一怒而起,“肖战你什么意思,嘲讽我吗?”


  肖战瘪着小嘴,垂下眼角楚楚可怜,“安小姐你误会了,我只是不希望老板讨厌你,我觉得你人很好很善良的,我真的在为你着想,如果你不喜欢听,我以后不说就是了。”


  安琳拨弄着自己的一头中分长卷发,面上已经维持不住笑意了,“肖战,为了钓男人你挺能装啊,王一博在的时候装,王一博不在也装。”


  “谁说我不在。”


  只见小王总穿着一身纯黑西装,手中拎着纸袋大踏步向这边走来,面色森冷看不出情绪,先是将肖战按到座位上坐好,才冷眼看向安琳,“你来干什么?”


  安琳气势顿时弱了,调子也变得黏黏糊糊的,“一博,我来找你呀......”


  王一博没理安琳,反而将纸袋放到肖战桌上,“你昨晚说想吃的牛肉粥和蛋酥饭团,吃完再工作。”


  肖战冲着王一博甜甜一笑,“谢谢老板,吃完就有力气工作了!”


  安琳被晾在一边觉得难堪,之前王一博都是变着法的给她买早餐,只不过她总是嫌这儿嫌那儿不肯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王一博好久没给她买过早餐了。


  安琳拎着包包,努力挤出几滴眼泪,“一博,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就一会儿行吗?”


     她的打算就是先找到机会和王一博独处,从前她犯错惹王一博生气了,只要她撒娇耍赖再掉几滴眼泪,王一博肯定举手投降原谅她。


  于是从进门后她拉着王一博手就开始哭,“一博,我昨天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你和那个肖战在一起太激动了,我真的没有用力推他,是他故意摔倒的,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王一博听到安琳哭哭啼啼的声音莫名烦躁,他刚刚觉得情侣分手怎么说也要留些情面,安琳说想谈一谈他就同意了,没想到他这位前女友还是不知悔改,不遗余力的一昧诋毁肖战。


  “说完了吗,说完我要开始工作了。”


  安琳上前搂住他的腰,“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我今天还特意穿了你觉得好看的裙子,我真的知道错了,咱们和好行不行?我知道你心里还是爱我的。”


  王一博不为所动没有反抱住安琳,想起这两年的种种无声叹了口气,“安琳,爱会被伤害消磨的,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安琳执拗的抱着王一博,“是不是因为肖战?你一定是被肖战迷惑了!”


  一听安琳又恢复那种撒泼甩赖不讲理的样子,王一博不满的蹙起眉头,“快点放开。”


  “我不放!”安琳收紧手臂,“你不答应我复合,我就赖在你办公室不走了!”


  

  

     肖战隔着玻璃观察里面的情况,他刚刚就是听到了顶层电梯的声音,知道王一博来上班了,才装得可怜巴巴和安琳说话,这女人怎么阴魂不散的,破坏他一天的好心情。


  露西貌似怕他不高兴,试探的说,“你别介意啊,她在研发部有个小姐妹,估计也是她通风报信说你来这上班了。那女的我们都不喜欢她,之前每次来找老板都可牛/逼了,我一个总裁助理,她竟然使唤我给她买甜点。”


  露西越说越生气,“我一个名校毕业高材生,被一个小丫头片子使唤的团团转,背地里我们都说老板早晚把她甩了,太作了谁受得了。你放心,我如果是老板肯定选你不选她。”


  肖战笑了笑,将未开封的奶茶送给露西,“露西姐不要这样啦,我也没有敌对她的意思,我尊重一博的选择,只要他觉得幸福就好。”


  露西感叹了一声,亮出新画的指甲,“你就是太善良了,如果是我,刚才我直接扯她头发挠她了!”


  听到办公室里传来安琳尖锐的哭声,露西往肖战手里塞一份文件,“你进去搅合一下,万一那小丫头片子真把王一博说心软了怎么办。”


  肖战心想我正找借口准备进去呢,故意有些为难的说,“我去打扰人家不好吧。”


  露西直逼太阳穴的眉毛都皱了起来,“赶紧去,你不去我都看不起你!”说罢还服务非常周到的帮肖战敲响了办公室的门,“老板,信达公司的合同送来了。”


  


  肖战推门进来时,王一博正一根根掰开安琳环在他腰间的手指头呢,他的耐心早就耗尽了,此时正在发火的边缘。


  只见小秘书怀抱一份文件,推开门见到他们俩抱在一起的姿势时,漂亮小脸上的表情从震惊转变为难过,连淡粉色的嘴角都耸拉了下来,“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王一博见肖战那副受委屈的小样,明显是误会了什么,顾不上三七二十一强行掰开安琳的手臂推门而出,快步追到肖战的办公桌前想解释一番,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他和肖战什么关系都没有,肖战凭什么要听他的解释。


  肖战收起落寞的表情,“老板,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指尖蜷曲无声敲着桌子,王一博最后只干巴巴吐出一句,“我不会和她复合的,你别误会。”


  肖战发自内心绽出一个微笑,眼角带着星星点点的光,他刚刚看到那副画面时真的慌了,毕竟那是和王一博有着两年感情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胜算有多大,


  “我相信你。”


  其他公司的合作伙伴来了,王一博有一笔大合同要谈,大概要忙一整天,安琳赖在他的办公室不走,他本来想让肖战跟在他身边的,肖战听到后却摇摇头,


  “还是露西姐和老板去吧,这个项目一直是他在跟进,还是工作为主。”


  王一博瞥了眼房门紧闭的办公室,杵在肖战身边不放心,“你别搭理她,她如果撒泼你就叫保安,要不然你先回家收拾行李,放你一天假。”


  肖战推着王一博的后背,往会议室的方向去,“哎呀,我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呢,而且我哪儿能白拿你的工资呀,放心吧我又不是女孩子,没有那么柔弱的。”


  王一博临走前还在不放心的嘱咐,“她如果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回来处理。”


  送走王一博后,肖战和几个同事在公司楼下吃了份热热闹闹的午餐,安琳为了随时等王一博回来卖惨,肯定不会吃饭。想到这,肖战还特意带了份香喷喷的小吃回去。


  不出意料,香味飘到办公室五分钟后,安琳就气势汹汹推门而出,愤怒的盯着肖战桌上的美味小吃,“王一博什么时候回来?”


  肖战夹了一个鱼丸送进嘴里细细品尝,眯着眼睛与安琳对视,“他今天不会回来了。”


  安琳道,“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


  肖战悠哉悠哉享用着美味,“那你就去问别人好喽,别人也一定会告诉你,王总谈合同去了,今天不会回公司。”


  安琳给她研发部的小姐妹打电话,确认王一博真的去其他公司谈合同不会回来后,才不情不愿的提着小包准备离开,结果肖战竟然一直跟在她身边,含笑着和路过的员工打招呼。


  王一博的公司之前她也来过,只不过她看不上这群给她男朋友打工的,从来没搭理过这帮人,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对肖战无比热情,明明认识她却自动略过,安琳走到大门口时再也忍不住发脾气,


  “肖战你是想向我炫耀你的好人缘吗,告诉我所有人都支持你和王一博在一起,肖战你未免太幼稚了吧,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知难而退吗?”


  肖战看着四下无人,面上表情立马从春风和煦的微笑变成不屑与嘲讽,没理会安琳的质问,挑衅的冲对方挑了挑眉,“怎么样,你想知道王一博明天的行程吗?”


  安琳问,“你什么意思?”


  “应该想知道吧。”肖战一步步逼近安琳,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那我告诉你哦,王一博明天要带我去外地出差。”


  “两个人,我只订了一间房。”


——————————


转个圈圈感谢@李甜甜 @爱吃醋的大狮叽 @小索星 的打赏 🍵🍵🍵🍵🍵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39

小赞很喜欢自己分到的场景,一个江南园林风格的湖中水榭,推开每一扇花窗都自成一画,他平时话不少,今天坐在这里却不太想开口,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阳光下他茶色的眼睛很清澈。

桃桃看着肖老师一个在邻水小榭中,很美的一个人,却有些不可寻迹的悲伤,让桃桃忍不住叫他的名字,听到声音小赞转过头对着她露出笑容:“桃桃,我能借借你的手机吗?”

 

他想把这风景拍下来带回去,给来不了这里的甜甜也看看。

并不一定走到哪里身边都有你,但所见所感,都想说给你听。就如这窗外草木枯败但也有韵味,怪石上有残雪,游鱼搅碎湖面小榭的倒影。

 

他坐在那里,导演看了一下镜头不是很满意,让造型师给他加了一件淡蓝色的斗篷。肖老师这场戏是开篇的第一个长镜头,一个小童沿着湖上的长桥跑到湖中水榭,画面随之展开。小童一路过来有些气喘还认认真真行礼:“公子,司天台有信。”

手执白子的男子跪坐着却脊背挺直,他闻声抬头。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看完信站起来走到窗边抬头看天,积云层层。

“小书,要下雪了。要下一场很大很大的雪。”

懵懂童子并不担忧还笑着说:“那公子来年的茶水可得了。”

 他并不知道这场雪将夺走很多人的性命。


这个宣传片是跟央视合作的,上线很快宣传范围铺的很广。结果反响比想象中还要大,成了一说“国风”就一定会提起来的片子。这本来就是一部宣传片,景美人美就得了,结果老刘许久不能拍电视剧手痒痒,跟编剧一起用几句台词就串起来一个故事。


“我从来不看选秀节目,觉得闹心,直到我随手点开了这个宣传片……坑里的姐妹让一让我要跳了。”

“you jump i jump!!”

“我对选秀的定义还在浓妆艳抹口红比我重的印象上,这次国风少年特辑一出,真的是盛世中的一股清流啊!”

“给楼上科普一下,我们《星辉》号称完颜团。”

“小赞!!!!开头镜头一打到他身上我不敢出声了,是那种找不出词说‘卧槽’又觉得冒犯的好看!!!”

“方奕才绝了,在灯会给人写孔明灯的书生,烛光照亮他的眉眼,真是前所未有的清雅,要不是知道他是个文盲我都信了!”

“楼上会说来夸夸我们家小林和吧,大雪中冲出来的黑衣刺客,武打动作又飒又美官方认证没有替身,妈妈给你出钱去拍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o神,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一出来我都想跟着他们磕头高喊太子殿下。”

“羡慕博君一肖家官方发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Bo神穿过人群扶起作揖的肖老师说‘先生,您是我的泽世明珠’,这台词是谁写的出来受我一拜!哭了!”

“深沉腹黑王家贵气太子×温润无双济世公子,指路老福特同人文,有车,速来。”

“博君一肖家手速车速都很快,P站排行榜又要被他们家屠榜了。”

“方齐夫夫一起放孔明灯祈福难道不绝美吗?”

“方齐……哎嘛……有几个去了现场的妹子都脱粉了。”

“话说我一开始以为就只是文艺剪影,直到边疆将士在雪中守护城池却断了供给在吃雪,金都的贵族还在对着雪吟诗作赋。太讽刺了。”

“帝都的人们对雪祈福,世上却有无数平民百姓在这场大雪中冻死在梦里。”

“奇怪,明明没有几句台词,Bo神想放粮赈灾却被无数人推脱的愤怒我感同身受,一边是大雪压塌的茅屋,一边是贪污克扣赈灾银子的大臣,要我我也宰了他们。”

“林和一直没什么表情眼神冷酷像个没有情感的杀人机器,但是受了重伤缩在屋檐下,抬起满是鲜血的手接住洁白的落雪时,他的眼神干干净净,像个好奇的孩子。我突然就落泪了。”

“结尾温辰饰演的将军身中数箭,人亡身不倒。少将在,城也在。远在千里之外的齐琦突然停下诵念佛经,看着窗外说‘雪停了’。我win7一句对话都没有就悲了。”

“win7宣传片里悲但是现实中很甜,我当时在竖店摄影基地围观,温老师怕小光头头冷还伸手捂他的头,宠绝了。但是方齐,坐等热搜吧,瞒不住的。”


很快事情逐步发酵,#方奕手撕cp粉#顶上了热搜第一名。

炒cp这事其实很多都不是正主要炒,单纯的是观众觉得两个人很般配自己在嗑,但是一般这种情况就算现实中两个人并不来电也不会跳出来说“我们不熟”,不配合营业也会保持比较和谐的关系,毕竟cp粉也是粉啊。所以方奕这次过激的反应在大家看来是很唐突甚至有些没有礼貌。


事情发生在他们在摄影基地转场途中,一个妹子给齐方递礼物,他抿着唇站在那里没动。抱枕上印了他和方奕的舞台照。但是cp粉把隔着一段距离的两个人p的看起来俩人像在接吻。

齐方还没做出反应,后面走着的方奕却从他身后伸手把抱枕推了回去,他第一次看起来表情很严肃的说:“开玩笑不要太过火。”围着他们的粉丝谁也没想到他会有这个反应,送抱枕的妹子当时就尴尬的哭了。

有人在人群里问:“什么叫开玩笑?”

方奕回过头去直视他举着的手机,很平静的问:“难不成还是真的吗?”

“大家开开玩笑就算了,不要当真了。”

说完他拉开跟齐方的距离,快步离开了。


与其你来说,不如我来说,都是假的,没有真的。


视频公布出来以后,方齐在应援的8个cp站有7个宣布关闭,站子告别文中写着“让我们心动的,你们的心动,都是假的。”

最大的方齐后援会列出了每次公演的应援活动和没日没夜的打投记录。“喜欢你们,从来不是开玩笑,带着真心相遇,也带着真心离开。祝福我的少年们。”


有一个cp站直接放了一段10秒钟的小视频,是齐方听到方奕说“难不成还是真的吗”时,猛的回过头看向面无表情的方奕时落寞的神情。配文是“有的人是玩笑,有的人是真的”。这个站子当晚改成了齐方单人应援站。


在脱粉回踩的声浪中唯一一个没有公开声明离开的cp站却发了一张图,是笑着接过“绝美双vocal”应援手幅的方奕。

“小傻子,我们知道,那时候你的笑容是真的。”